当前位置:主页 > www.hk4588.org >

女主天下电子书txt全集下载

发布时间:2019-09-29| 来源:未知 | 浏览量:

  一间黑暗小屋里,一个又黄又瘦的小女娃正在呆呆的望着天边,神奇的是她有着一双蓝得发亮的眸子,眸子里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突然女孩轻轻叹了口气,说到:“看来这真的是命啊!”此人正是穿越过来的蓝诺,不过令人惊奇的是现在缩小般的蓝诺跟前世蓝诺小时候模样居然相同,只是黑瘦了些。手机下载请到 名字也一样。来这里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从一些修行者口里她隐隐得到了这个世界的一点信息,这是个靠武力说话的世界,谁有实力谁说了算,比的是拳头,武艺分为魔修和武修,而魔武双修的人物当世只有两人,一人是帝国国师,而另一人是护龙工会会长。这两个早已日大陆神话般的人物。光听这两人的名号就能让人顶礼膜拜了。而蓝诺所在的家族是大陆上最有势力的五大家族之一的蓝家,蓝家子孙五岁时就要测试属性,好选择以后的修行之路,很不幸的是蓝诺测试后居然魔武体质都不是。用家族的话来说她是少见的废才。

  “下面请蓝诺同学为大家进行论文演讲。”教授的眼里闪着殷殷期望,这是令他教学生涯最闪光的一个学生,不仅在十七岁就拿到了商业和军事的双学位,而且在医学上涉极已深。很难想像这需要多大的天赋和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做到,北辰实业股票(601588)行情怎么样?北辰实!教授已花白的发丝似乎也变得柔和了不少。

  只见一个少女优雅的朝台上走去.那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最神奇的是她有一双漂亮蓝眼睛,蓝的深邃,蓝的耀眼,似乎要将人吸入其中。

  “诺,鹰帮似乎闲不住了,你看吃掉他们的计划是否提前。”一身黑衣的宝儿拿着美国S&WM10型手枪把玩着,漫不经心的问到,轻挑的眉似乎也在诉说着她的不满。

  “要吃就连骨头我都不想吐出来,鹰帮的赌场,地下娱乐城我要全部接手,我要今晚过后就再也没有鹰帮。”女孩的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蓝色的眼眸似乎更亮了。那种与年龄不符的霸气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邪恶。

  新世纪的地下赌场外一张黑色宝马刚停下,从车上走出两个美丽娇俏的女孩来,走入赌场的地下通道后被两个黑衣人拦住。

  只见其中一个女孩可爱的眨眨眼,随手扔出了鹰帮的帮会令,带笑的问到:“大哥哥,你不会连这个都不认识了吧!老师说过跟猪交流的多了,自己也会变笨的。”

  “宝儿--别胡闹,我们走吧!”扫了一眼已变色的两人,蓝诺不想太早暴露自己。

  刚上二楼,走过一小短走廊就进入大厅。里面摆设了各种各样的赌具,卜克、麻将、压大小、大转盘等等,只要能叫上名的在这里都能找到。有数百人挤在场中,赢钱的红光满面,大声吆喝着。输钱的沉着脸,憋着一口闷气想要捞本。输多赢少,最大的赢家还是开赌场的庄家。

  在现在城市里,有魅力的女人已经不够看了。现代男人要的是有魔力的女人。而蓝诺恰好就是一个魔力女人的集合体,她刚坐下就引来了不少围观者,齐齐为她纳喊助威。没人看见她眼里的讽刺。

  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个闪光的女孩居然掌控了整个赌剧,而且没有一次失误,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蓝诺的朱唇里轻轻吐出,我压一亿赌大,只见庄家的额上已有密密的汗珠,手也在微微发抖,心道恐怕是遇到内行高手了。

  “两个小丫头片子能把你们搞成这样,我妈的改名叫无能得了。”一身横肉的老鹰一脸的不屑,一脚朝那头目踹去。

  “老大您不总是教育我们要怜香惜玉吗?啧啧!那两个可是少见的小美人啊!老大不如-------”小头目脸上闪现出了一阵淫笑。

  “诺,看来好戏就快上演了。”话语里有掩不住的兴奋。正说着有两名黑衣保镖就走了过来。

  “等一下出手别太快了,每次带你来都不尽性。”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到。

  两人相视一笑,一齐走到前面。两个黑衣人有些诧意,看到两个美丽的身影又忍不住深深的惋惜,这么漂亮的妞如果能得到其中的一个那死也愿意啊!

  看见一前一后进来的两个可人儿,老鹰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娘的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啊!他虽然有过无数的女人,但他见蓝诺他们后心想,他娘的以前他真是TMD没眼光了。想到这里他脸横肉也跟他一起抖了抖。

  “他娘的,人送来了你们不会滚吗?一群蠢货。呆会无论你们听到里面发出什么声音都不准进来。”破着个嗓子尖吼到,一听到老鹰的声音,那些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灰溜溜的全退下了。废话谁有胆坏了老大的好事。除非他是妖猫有九条命。

  “鹰哥,您好有气魄啊!”蓝诺眼睛一转,娇滴滴的说到,其中的万千风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小美人—快过来。”老鹰被迷的三魂少了七魄,一双手伸过去就要把蓝诺拉进怀里。

  “哈哈,好,不急,不急。”一心跟老鹰周旋的蓝诺并没有发现宝儿眼里的杀意。

  “蓝帮主,这酒也喝完了,我们来谈谈你今天真正的来意吧!”老鹰一脸正色,脸上哪还有一丝淫笑。

  “看来我真的是小看了鹰帮啊!”喝下酒的蓝诺觉出了一丝不对劲,但脸上没有丝毫的表露,反而更显沉着。

  “哈哈,不愧是黑手党的老大,果然有胆识,如果不是你的好姐妹跟我早有约定,我可不敢动你啊!”

  “宝儿,是你。”反应过来的蓝诺脸色一变,心房最柔弱的地方仿佛被人狠狠震碎,是啊!她早该想到了,这个计划只有她和宝儿知道,人手也是她吩咐宝儿安排好的。

  “为什么,你竟然还敢问为什么,凭什么我们都是孤儿,都是被老大收养,只因为你只比我强一点点,老大的眼光永远都放在你身上,我所有的光环都被你抢光了,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宝儿眼里的恨意让蓝诺心惊。

  “你不用说了,在老大把黑手党交给你的时候,我发过誓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蓝诺,想不到吧!你也会有今天。”

  已经有些撑不住的蓝诺一下坐在地上,额上也冒出细细的汗珠,手里握着保命的银针。

  “对了,我忘记提醒你了,你服下的是美国最好的幻药,服过后你就会产生幻觉,而且手脚无力,你想使银针也要有这个力气才行。”

  “妈的,你跟她废什么话,黑手党的老大生的如此娇艳迷人,想必上起来也另有一番滋味吧!老子今天说什么也要尝个鲜。”说完扭了扭脖子解开扣子。

  “哈哈,笑话,应该说你们两个都是我的,今天老子要享齐人之福。”说淫笑着朝两人走来。

  “那要看怎么欺负了。”说完打了个响指,顿时屋里出现了几十支枪对准两人的头。

  “看来你是早有准备啊!不过你还是小看了我们。”蓝诺说完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甩出银针,针一出手无一虚发,老鹰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甘心的倒下。

  将蓝诺拖到角落去。用器腔说到:“诺—别走---别离开我,我错了,我真的错的。我不能没有你啊!诺-------”

  “宝儿---黑手党---交—交给你我放心---”话还没说完就咳出一大口血。

  “别哭,从小的时候—你就不肯叫我姐姐---你能叫我一声姐姐吗?还有-----还有---你是我最爱----最爱的---妹妹----别—别恨---我。”说完手无力的垂下。

  “姐-别怕,我不会让你这么孤孤单单的走,等着我,我来陪你。”一声枪响掩没在这密集的枪声中。人命在此时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地下赌城鹰帮和黑手党人员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火拼,据知情人透露,这次火拼规模之大,死伤三百多人,两帮首领均在此些火拼中死亡。火拼原因不明,警方正在积极调查。

  一间黑暗小屋里,一个又黄又瘦的小女娃正在呆呆的望着天边,神奇的是她有着一双蓝得发亮的眸子,眸子里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突然女孩轻轻叹了口气,说到:“看来这真的是命啊!”此人正是穿越过来的蓝诺,不过令人惊奇的是现在缩小般的蓝诺跟前世蓝诺小时候模样居然相同,只是黑瘦了些。名字也一样。

  来这里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从一些修行者口里她隐隐得到了这个世界的一点信息,这是个靠武力说话的世界,谁有实力谁说了算,比的是拳头,武艺分为魔修和武修,而魔武双修的人物当世只有两人,一人是帝国国师,而另一人是护龙工会会长。这两个早已日大陆神话般的人物。光听这两人的名号就能让人顶礼膜拜了。

  而蓝诺所在的家族是大陆上最有势力的五大家族之一的蓝家,蓝家子孙五岁时就要测试属性,好选择以后的修行之路,很不幸的是蓝诺测试后居然魔武体质都不是。用家族的话来说她是少见的废才。

  虽然她是直系子孙,但是没有属性的她也可以称得上是家族第一人了,一时之间蓝诺这个名字很快被蓝家每个人知晓,而蓝诺从五岁开始就成了大家嘲笑的对像。不仅如此,母亲因为未婚先孕,而且死都不肯说出那个男人是谁,被视为家族的耻辱,现还被关在思过崖思过。

  正是因为小蓝诺被蓝家三少的斗气打中,才有了灵魂附体这回事,知道原因的蓝诺狠狠的握紧手指。废才又怎么样,总有一天我这个废才要让你们所有人都刮目相看,在我蓝诺的世界里没有弱小这个词,只有让你臣服的实力。不管这个世界以什么论成败,我蓝诺绝不是失败者。

  “蓝诺我是若风啊!你快开门,等一下被长老发现了,那我可就完啦!”门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焦急。

  若风是谁,谁还愿意跟一个废才交朋友,忍不住皱了皱眉。起身开门,只见一个长相很可爱的男孩闪了进来,动作很快,好像经常做这种事。

  “诺诺早就跟你说见了三少爷你要快躲开,你就是不听,你看吃亏了吧!见你没事就好,下次别跟三少他们起正面的冲突,不然你又得挨打了。”说完轻轻的拿起蓝诺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吹着,似乎这样能减轻蓝诺的痛。

  一个心理年龄快二十的人被一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男孩这样哄着,蓝诺觉得一阵别扭,但心里却有一丝暖流流过,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既然怕被长老惩罚那你还来这里做什么。”蓝诺突然想逗逗眼前这个可爱的小男孩。

  “对不起,我现在还没有能力保护你。”若风眼色一暗,看着满脸是伤的的她,一脸愧疚,多少次了他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了隐约记得有几次是被打得抬了进来,最多的是靠她自己爬了回来,这个掘强的女孩却从没叫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疼,她总是静静的静静的看着窗外,有些懦弱的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诺诺你放心,我一定会拼命拼命练功的,等我成为很厉害的人后我就替你赶跑所有敢欺负你的人,我要把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你。”

  蓝若风,蓝家大老长最疼爱的徒弟,因天赋过人,小小年龄就修成蓝色斗气虽说才二级,但在同龄人中也是佼佼者了。

  “若风,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孩童时说的话很天真,但也是最真诚的。

  “照顾你我愿意。”四年前当我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当我成为被众人所欺负的对像,当我咬牙饿肚时,是你把你仅有的镘头给了我。我当时就想,我要一辈子对你好,就像你对我那么好一样。

  “对了,诺诺,明天就是等级的测试日,你要乖乖的呆在这里,别乱跑,我一测试完我就给你带好吃的来,好好在这里等我知道吗?”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诺诺,不是前两次你都没去了吗?这次为什么一定要去呢!”眨吧着大眼,有些紧张的看着她,他怕她会更加自卑,更会把自己封闭起来。

  “不用担心,如果我不去,那么我输掉的不只是实力,还有尊严。”也该好好认识这个世界,好好看清自己现在的处境。有过生死经历的蓝诺很多事情看得更透沏,也更理性。

  “那好吧!也能迅速满足。白小姐马报资料你明天一定要紧紧跟在我身后,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不要放在心上,知道吗?”若风一副小男子汉的模样看得蓝诺直想笑。

  第二天,蓝家上下都在为测试而忙碌着,今年是测试,明天那可就是挑出家族人才进修阁进修,要知道如果能去进修阁那么修练功力的程度可以比别人快上一倍。而至今为止也只有家主和四位长老去过。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为了使自己的徒儿能进进修阁,各大长老无不铆足了劲。要知道家主发话了,能进进修阁的也只有三人而已。进修也是为了二年后五大家族的比拼,所以谁的徒弟能成为个中翘楚,直接垫定了各大长老在蓝家的地位。

  会厂聚集了很多家众,纷纷小声议论着,而迎面而来的两个人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会厂顿时静了下来。首先跳出来的是一个穿蓝袍的少年。

  “若风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把家族的耻辱带到这里来,你是想藐视蓝家吗?”跳出来的少年正是蓝家三少。

  “别怕。”若风柔声安慰着身后的人儿,但他没看见身后的人儿挑起了一丝邪恶无比的笑意,不卑不亢的走上前来。

  “小女子真的好怕哦!谁家不把自己的恶犬关好,放在会厂这么庄严的地方来吓人啊!也不怕家主怪罪。”轻轻拍了拍胸口,似乎真的被吓到了一样。

  “你这可恶的东西,今天我就让你尝尝我初级剑士的厉害。”说完拔出腰间的剑来,以他三少的自尊怎么可能忍受别人把他比作狗。

  “哼!蓝家那么多兵器你不学,偏学剑;上剑不学学下剑;下剑招式那么多,你学醉剑;铁剑你不学,去学银剑!终于,你练成了武林绝学:醉银剑!最后达到人剑合一的境界---剑人。小女子真是甘败下风,不敢讨教三少醉银剑绝学。而且三少恐怕没忘,我是一个废才吧!如果你要动手你就动吧!反正对于一个毫无还手能力的人你一定能胜,也好让您逞逞威风。”此话一出,满堂皆笑。这种骂人不带脏字的话虽然只是从一个只有八岁的女孩口中吐出来但还是让人感觉非常痛快的。谁叫蓝家三少平时最爱欺负比他弱小的人。

  “你---你----我杀了你。”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的三少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谁见了他不给他三分薄面,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他平时欺负的人骑到脖子上来拉屎,一时气得浑身发抖,就要杀将过来。

  “三儿,住手。这可是蓝家会厂,还容不得你在此放肆。”从会厂里走出一位长者,只见他衣裳飘飘,给人一种脱俗之感,好似要成仙而去,不是蓝家水长老还是何人。

  “蓝诺见过二长老。”直视到他的眼,一丝惧怕之意也没有,看得水长老一愣,这女娃胆子倒是不小啊!

  “既然来了,那就再测试一回吧!”脸上带着笑意的说到,眼里却是一片冰冷,一个无用之人都敢驳他徒儿的面子,视他为何物,说完带着三少进得厂去。

  “诺诺,如果水长老不来,我也不会让三少伤你一分的。不过我看水长老还是很公正的。”

  “公正,哼!若风你信吗?事情不会就这样完了,水长老可没表面看起来那么和善。”那一丝杀意可没逃过如今蓝诺的眼睛。

  “诺诺,我发现你似乎变得不一样了,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但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诺诺。”握紧的双手代表着属于小男子汉的承诺。

  “走吧!我们进去。”不理会四周神色各异的眼光,诺风牵着蓝诺的手坚定的走了进去。

  只见会厂中间放着一个火红的圆球,四大长老护法在四周。在会厂的最上方坐着一个穿白衣的人,目光如炬,神采奕奕,似乎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而蓝诺走进这会厂的一刻根本不知道这次的测试会改变她一生的命运,让她从此走上苦修,自强之路,更不会想到若风会为了她步入魔道。而此时测试已经开始。

  看着红球一会变成紫色,一会变成蓝色,颜色也是忽明忽暗更是让她新奇不已,她明白那就是传说中的斗气。

  这时轮到三少上去,只见他扫视了全场一眼,自信满满的将手伸到红球上,球上显示出蓝二级,只见四位长老都满意的点点头,看到四位长老都点头,三少似乎更加得意,扯高气昂的走了下去。

  也不知测试了多久,终于轮到若风了,蓝诺很期待的看着他,只见他回过头朝蓝诺一笑,双手伸上去,蓝色三级。大长老眼里的欣喜隐都隐不住,看着若风额上显示出了三级斗气,我也忍不住暗暗高兴。

  蓝诺你上来试试,此时二长老开口了。其它三位长老都一愣,蓝诺忐忑不安的走了上去,手慢慢的向红球靠进,只觉得身体里似乎有一股阻力在阻止红球的探索,当手放在红球上时令人奇怪的事发生了,红球变的毫无光泽,二长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蓝诺,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蓝家的圣物不敬。”水长老一下站起来,大声说到。

  “哦!那我是怎么对圣物不敬的呢!”这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呢!心里叹到!好一个挟私必报的小人。

  “哼!我早就知道像你这种不祥之人是不能给你机会的,都怪我一时善心啊。如果你不是妖孽那圣物怎么会排拆你接近它,如今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家主为了蓝家还请你早做决断啊!”双手弓起,腰身半弯,一副大义凛然的回禀蓝天浩。

  “你胡说诺诺怎么可能是妖孽,诺诺说得没错,你根本不是什么好人。”若风看到二长老矛头直指蓝诺,忍不住跳将出来。

  “若风,难道你也要为这妖孽背叛师门吗?金长老似乎你的弟子还没看清现状啊!”一大顶帽子扣在若风头上,话峰一转直指大长老。

  “什么公断,不,我不能让任何人伤害诺诺。”为了蓝诺,若风第一次违背了待自己如父的师傅。

  金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暗到,孩子不是为师不帮你,而是为师想保护你啊!一个红色的催眠术射过来,只见若风缓缓躺下,招来两个弟子,若风被送回房间。

  “家主为了蓝家,还请您明示啊!我们蓝家的前途可不能毁在这个女娃手里,现在还不是顾及亲情的时候啊!”见蓝若天还有一丝犹豫,二长老忍不住加了把火。

  “够了,说白了不就是想把我赶出蓝家吗?不用你们赶,我会走。我从没把蓝家当作是我蓝诺的家,从今天起我不再是蓝家的人,蓝家的荣辱存亡从此刻起跟我无关,人贱一辈子,猪贱一刀子。我蓝诺还没那么下贼,总有一天你们在座的诸位会为你们今天的决定后悔。”说完有些单薄的身体,决绝的走下测试台,眼里没有一丝慌乱,背影却是那么的坚强,看着这个八岁女孩的背影,不知为何会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

  蓝诺回到房间,想了想自己要带走些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拿着那个包了好几层的小包,小心的揣进怀里,除了这个她不会拿走这里任何一样东西。这个小包听若风说这是小蓝诺出生时,蓝诺母亲放在蓝诺身上的。蓝诺很是珍视,毕竟她现在代替着这个小女孩活着,而没有享受过母爱的她也很珍惜这里面的一丝温情。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雪,蓝诺咬牙坚持着,她不知道自己要到何处去,也不知何处是她家,只是她现在冷的牙齿都在打颤了。

  蓝诺你要坚持住知道吗?没有让人把你打倒,你也不能输给老天,这一世的命还需要你自己来掌握,你不能死。你死了如何救出在思过崖的母亲,你死了如何对得起对你如此之好的若风,你若死了,怎么能让那些嘲笑你的人后悔,你如何能自立自强,站在世界的顶端,左右别人的命运。

  三天了,无法想像一个八岁的女孩在雪地里走了三天,饿了就吃点雪,累了就趴在雪地里,在白茫茫的世界里她是如此的渺小,似乎此时的她是多余的存在,可是她不服,她在与天争命。她不服,为何两世她都要活得那么艰难,她不服,为什么上天将她安排到异世却要这样对她。

  行走的速度已越来越慢,突然脚底不稳,蓝诺突然向崖边滚去,眼角流过一丝清泪,终于我还是没能争过天。坠落,慢慢坠落,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而往下掉的人却已毫无知觉。

  中了催眠述的若风终于在三天之后慢慢醒了过来,摸着有些昏沉沉的脑袋,突然那个瘦小女孩的身影出现在他脑海,一个激灵让他清醒过来。

  “诺诺,你在哪里,你别顽皮了,别跟我玩捉迷藏了,诺诺---你在哪里啊!”声音里已有一丝哭腔,一丝乞求。

  “别叫了,蓝诺已被逐出蓝家了。”水长老看着已有些疯颠的若风,淡淡的说到。

  “你们都是铁死心肠吗?她一个小女孩无亲无故,无依无靠,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雪,你们这不是把她往死里逼吗?什么明门正派,什么家族荣誉全部都是狗屁。我看你们的心都是黑的,说什么是为了你们正义,圣物,全部都是为自己的私心找借口。今天你们把诺诺赶走了,蓝家我也不会再呆了,天做孽尤可恕,

  人做孽不可活;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诺诺今天有多痛,我必定要让你们比这痛上十倍,一百倍。”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蓝家。

  水长老看着若风越走越远,嘴角不禁挑起了一丝冷笑,又为徒儿赶走了一个劲敌,看来徒儿的胜算似乎又大了一些。

  痛,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浑身就像被车辗过一样,试着挣扎起身,却发现自己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口好渴,缓缓的睁开眼睛,只见四周层峦叠嶂云雾飘渺如临仙境。四周都是青山绿水美不胜收,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还活着。心里一片欣喜,看着离自己不远处有三个红的像火的果子,蓝诺没有丝毫的犹豫抓过来狼吞虎咽的带核吞下,她实在是太饿了,以至于她根本没有考虑那果子是否能食。

  果然没过多久,蓝诺全身像要烧起来一样,烫的惊人,又过了一刻又冷的发抖,如此反反复复,蓝诺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死过了好几次,但生命对于她来说太不易了,她不想就这样放弃,每次在到达极限时又拼合咬牙死撑了过去,此时她心里全无杂念,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她要活下去,她一定要活下去。

  就这样一直在冰与火之间来回着,弱小的身体经受不起太多,全身已开始抽搐,拼命的在地上打着滚,但始终没有叫出一声。噗通一声,纵身跳进了水里,水不仅冰冷了她的身体,也冰冷了她的心。而她再也抗不住身心的疲备,居然昏睡了过去,慢慢的慢慢的往下沉。

  蓝诺没看见的却是身体里的的红果迅速转换成一丝丝的白气,冲击着身体的各个部位。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每当身体已承受不了太多斗气时,放在胸口的东西就会发出一阵奇怪的白光,将那些斗气分散,转着转着在她的丹田里形成了一个米粒大小的内丹,白气迅速围着内丹转了起来,而多余的斗气竟将从小被封锁住的内脉冲开,无限期的循环着。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一夜,在水底的人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身边清澈的流水,蓝诺忍不住疑惑,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本以为自己在水中早就一命呜呼了,哪知自己在水里竟然像在陆地上一样能够自由呼吸。这个世界还真是处处透着怪异。

  可蓝诺哪知道她是走了狗屎运,既然把传说中的智慧果给吃了,世人连见都没见过一颗,她倒好生生的吃了三颗下去,连带着智慧果的种子一起进了她肚子,如果让那些死了的高手知道,不知道会不会给气活过来。时间的齿轮在不经意之间流逝着,一转就转到了两年后。

  两年的时间真的可以发生很多事情,辟如说蓝家在五大家族的比赛中拿到最后一名,成为五大家族实力最弱的一家。魔道迅速掘起,妖道也开始蠢蠢欲动。而消失已久的号兽令也重出江湖,各方势力争相争夺,能号令天下群兽等于主宰一半天下,试问天下之人谁不动心。现在的平静只是暴风雨来的前奏。血的味道似乎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浓。

  “貂儿,你说若风现在怎么样了,他还在蓝家吗?”只见一个抱着白貂的女孩,悠闲的坐在秋千上,轻声问着怀里的白貂。

  “你是说他也在想我对吗?”蓝诺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不知为什么,自从二年前自己醒后,就奇迹的发现自己的七筋八脉已全部打通,以前阻止自己内息的阻力已消失,更神奇的是自己居然明白动物们在说什么。而貂儿就是在自己的阴差阳错之下救来的,因为他浑身雪白,所以很得蓝诺喜爱。

  “好貂儿,自己玩去吧!我要练功了。”翻出怀里那本已经旧的发黄的书,蓝诺一脸沉重。这本书就是当初蓝诺从蓝家带出来的唯一的东西,这两年她都在研习上面的武功。

  现在自己已到了另一个瓶劲,这两个月来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突破青斗气第九层,这让一路修练很顺利的蓝诺很是郁闷。

  什么时候自己的斗气才能达到最高点啊!好不容易修练好紫九级,蓝九级。现在却一直无法突破青七级,越往后斗气越难突破,想到这忍不住眉头皱的更深了。正当蓝诺沉思时。百米远的地方发出了震天长啸,蓝诺连忙赶去,却不知这一去让蓝诺发现了惊天的秘密。

  “嗷呜------更尖锐的吼叫声传来。”只见一头通体雪白的老虎站在最高的石崖上,对着四周吼叫着。而他对面的却是一只会说话的树精,只见他浑身

相关内容
http://www.hk4588.orgwww.hk4588.com,金财神心水论坛,www.492888.com,www.49350.com,www.4519.com,www.473333.comwww.hk4588.com,金财神心水论坛,www.492888.com,www.49350.com,www.4519.com,www.473333.com
广西的狼高手心水论坛| 马会图库开奖直播| 一肖中特单双中特| 一点红高手论坛红牡丹| 一肖中平特高手论坛| 246天天好彩号码资料|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报码| 百万彩友心水高手论坛| 神算玄机平特一肖两码| 香港王中王心水论坛|